新華網貴陽7月7日電 走進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鎮遠縣涌溪鄉洞頭村,這里幾乎家家戶戶是獨棟小別墅,大院壩、雙開門……不少村民家的院子里,還停著小汽車。有車、有房、有存款,這新時代的“新三樣”,已是洞頭村很多村民家里的標配。

  洞頭村的“致富密碼”藏在土地里。據了解,洞頭村共有村民378戶1459人,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農戶都種植烤煙,洞頭村多年前就是遠近聞名的烤煙種植“千畝村”。得益于國家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各項政策支持,烤煙產業的發展紅利持續釋放,洞頭村的幸福生活也照進了現實。

  “我家有三輛車”

  “我家有三輛車,我自己一輛,兩個兒子一人一輛?!碑斢浾唧@訝地再一次確認信息時,李明義一臉笑意地補充道,“這有什么稀奇的,我們這里種煙的人家,基本上家家都有車?!?/p>

  今年55歲的李明義在洞頭村當了16年村支書,作為村里的“領頭羊”,他肩負著帶領全體村民一起致富的使命。

  二十世紀80年代末,洞頭村的煙葉生產進入起步階段,雖然當地積極引導農民參與烤煙種植,但對很多足不出戶的農民來說,選擇一項新產業就是一次冒險。

  “大家都不敢嘗試,我就做出來給大家看嘛?!崩蠲髁x說,當時煙草部門承諾的種植技術“手把手”教學和產銷一體的合作模式讓他吃了定心丸,“我們這土地條件還可以,又有他們的承諾,當時我就有自信能把烤煙種好?!?/p>

  到了90年代末,李明義帶領的第一批烤煙種植戶,都建起了新房。村民們看到了發展前景,紛紛主動加入烤煙生產隊伍。到如今,洞頭村已有20多戶職業煙農,121戶烤煙種植戶。

  村里的產業發展起來了,路也寬了,村民們兜里有了閑錢,一些兼顧出行和農業生產的汽車漸漸出現在村民家的院子里。

李明義(右)與家人的合影。新華網發李明義(右)與家人的合影。新華網發

  “我家的第一輛車是在2008年買的,當時我花4萬元買了一輛面包車,開著自己的車,那感覺太美了?!被貞浧鸬谝淮钨I車的經歷,李明義臉上仍然是掩不住的笑意,“在當時也算是大手筆的支出了?!?/p>

  2019年,大兒子要結婚,李明義給他置辦了一輛15萬元的轎車。

  2020年,小兒子回家來幫忙,干得勤快,李明義同樣也給他買了輛15萬元的轎車。

  “咱們村的大部分種煙戶家里都有兩輛車,一個是種煙用的小貨車,一個是出行用的小轎車,這都是產業發展給我們帶來的變化?!币慌?,村民張懷軍也自豪地講述起洞頭村的幸福生活。

  “他家有三套房”

  “他家有三套房?!倍搭^村村民在介紹蘇小軍時,都要幫他“曬”下家底。

  “打從記事起,我們家就種植烤煙了。以前農業生產條件差,種植的規模上不來,收益并不好,只能勉強維持生計?!碑斈?,在父親的引導幫助下,蘇小軍從10畝煙地開始,一路探索苦干,如今的他獨自一人管理著60畝煙地,已經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職業煙農。

  2012年,看著烤煙種植收益越來越可觀,正值壯年的蘇小軍決定單獨干。雖然脫離了父親的幫助,但憑著這些年的幫活兒經驗,10畝煙地的種植生產,他獲得3萬元利潤,這筆收入給了他種植烤煙的信心。

  “特別是這幾年,在技術員的專業指導下,我們的種植水平得到提升,加上煙草部門逐年增修機耕道,推廣專業化服務,種植成本也逐漸降低,種煙的收益越來越高?!闭f起種煙經歷,蘇小軍滔滔不絕。

  之后連續9年,蘇小軍不斷擴大種植規模,靠著片片“金葉”掙來的收益,蘇小軍完成了娶妻生子、建房置業的人生大事。

蘇小軍(右)和家人的合影。新華網發蘇小軍(右)和家人的合影。新華網發

  “我靠種煙攢夠了娶媳婦的錢,后來我們有了兩個孩子,去年我還花20多萬元重建了家里的老房子,這個‘金葉子’可是給我‘種’來了一個家呢!”蘇小軍笑道。

  2013年,蘇小軍在鎮遠縣城購置了一間門面,簡單裝修后作為家人在城里的簡易“小窩”。為了孩子能在縣城讀書,2015年,蘇小軍又在鎮遠新城購置了一套120平方米的商品房。算上家里重建的老房子,就是村里人口中的“三套房”。

  問起買房壓力,蘇小軍說,以他現在的種煙技術,基本每年都能實現收益15萬元,“以后有能力了,還要換更大更好的房子?!?/p>

  老龍家的“三張卡”

  “老龍是個快活人,種煙掙錢的事大家都在干,農閑就出門旅游看風景的,全村就他一家嘍!”

  今年47歲的龍政安也是地道的洞頭村人,種煙已有十多年了。自2016年開始,每年烤煙收購結束后,龍政安都要帶著一家人出門旅游一趟。

  “記得第一次出遠門,我們去了向往已久的廣西,常年都在大山里務農,我們也想看看大海到底是啥樣子的?!被貞浧鸪醮温眯?,龍政安記憶猶新。

  在龍政安的手機里,收藏著一家人走過的“足跡”,和妻子在成都街頭的合影、帶孩子在鄉野嬉戲的視頻,一幕幕都是幸福生活的“縮影”。

龍政安和女兒的合影。新華網發龍政安和女兒的合影。新華網發

  除了會種煙、會消遣,龍政安管理家庭財務也是一把好手。

  “我家主要有三張卡,一張是‘固定資金卡’,每年種煙收益的一半我都存起來,算是我們夫妻倆的養老錢;還有一張是全家人的‘旅游資金卡’,每年都計劃有固定的經費,年年都能實現家庭旅行?!饼堈泊蠓降亟榻B他家的“理財經”。

  龍政安最在意的是“第三張卡”——孩子的“教育基金卡”。每年為孩子存下5萬元的教育經費,是龍政安多年來的堅持,“我和媳婦商量好的,這張卡上的錢是不能動的?!?/p>

  “現在不管是種地還是搞研究,各行各業都需要知識,我存這些錢就是希望她以后的學習有穩定的保障,讓她沒有后顧之憂,安安心心去學本事?!睂τ诤⒆拥某砷L,龍政安極為重視,也滿懷期待。

  這一季的烤煙到了旺長期,三言兩語剛聊完,老龍又轉身走進煙地,為他家這“三張卡”忙碌去了。(盧志佳 梁爽)